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汇读书周报

活着,是一种喜悦

 
 
 

日志

 
 
关于我

《文汇读书周报》是我国首家由主流媒体创办的一份读书类专业报纸。自1985年3月2日创刊以来,至今已有二十二年历史。《文汇读书周报》及时传递书业动向、学术动态、出版信息,集知识性、趣味性、可读性于一体,给人以愉快的阅读和阅读的愉快。

网易考拉推荐

雅子:生抑郁症的日本皇太子妃  

2009-10-13 11:53: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精通六国语言,拥有哈佛学位,日本外务省最有前途的年轻女外交官——雅子,以平民身份嫁入日本皇室,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然而,如梦幻童话般的开场,延续的却是众目睽睽之下的悲剧生活,澳洲知名记者班·希尔斯所著《雅子妃:菊花王朝的囚徒》描述了从外务省精英变成饱受束缚的皇太子妃的雅子的痛苦历程。

    德仁向宫内厅“宣战”

    德仁迟到了。齐聚在东宫会议厅的记者显得很焦躁。2004年5月晚春的下午,宫内厅在德仁和雅子十八个月来的首次海外旅行之前召开了例行记者会,同样有着经过审核的问题和誊写好的应对脚本。随着分秒滴答过去,还是没有德仁的踪迹,会议厅里开始议论纷纷。发生了什么事?

    半小时过去了,德仁终于穿着灰色西装搭配深色领带出现,坐在摆满当季花卉的麦克风前,开始小心翼翼地看着讲稿发言。他“非常感激”能够获得欧洲两个皇室婚礼的邀请,一个是丹麦腓特烈王储和玛莉王妃的婚礼,另一个则是西班牙菲利普王储和电视台新闻播报员雷蒂西亚的婚礼。然后,一名记者问及雅子在最后一刻取消旅游行程的决定。

    他继续照着讲稿回答,雅子“尚未完全康复,经过医生的咨询后,决定由我独自前往”。雅子“十分遗憾”无法如期前往,德仁感到“非常难过”。然后,德仁放下手中的讲稿,神情充满怒气,并展开了前所未见的脱稿演说,攻击宫内厅的言论令皇室观察家十分讶异。原本贫乏的记者会突然变成了头条新闻。根据皇室网站的翻译版本,德仁所说的重点如下:

    雅子妃在过去10年内非常努力适应皇室生活,但是就我所见,她已经为此耗尽心力。事情的发展不但推翻了雅子的事业,也否定了她的人格特质,我相信雅子妃必须耗费极大的智慧与努力,才能恢复原有的精力,进而恢复她的皇室职责。

    就西方的标准来看,这完全无伤大雅。然而,以日本的眼光来看,皇太子情绪的表露违反了宫廷规定,十分令人震惊,更遑论对宫内厅官员的批评了。当德仁谈到雅子的精神和人格受到重创时,大家都知道所指何人,他完全把责任怪罪于宫内厅身上,德仁的前任内侍滨尾实指出,德仁已经向宫内厅“宣战”了。

    评论家认为德仁发现根本不可能如求婚承诺那般保护雅子,因此跳过皇室高层,直接向大众诉苦。这招的确生效了——一阵子,新闻发布的几个小时内,引起了对雅子广大的同情声浪,光宫内厅网站就收到了两千多封进行抨击的电子邮件。电视台观众热线节目主持人、电视脱口秀、报章杂志的专栏作家几乎一致站在皇太子夫妇那一方。于是,当月最热门的话题换了口味,主打宫内厅,记者利用此机会为过去受到的待遇,向这群高傲又轻蔑的皇宫官员进行报复。

    这番言论让皇太子夫妇与其他皇室成员之间的裂缝变成峡谷。天皇表示对于这番言论感到“非常失望”,“十分忧心”雅子和德仁的情况。弟弟文仁则表示这些话令人觉得“遗憾万分”,并且暗示雅子是在推卸皇室责任,德仁只是为雅子说话,却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角色定位。几个月后,美智子皇后在自己的生日记者会上,做出了某些人视为斥责的言论,她说雅子一定“对于剩下的人生感到(极大的)痛苦”。德仁面对责难,最终还是妥协道歉,然而,伤害已经造成。

    雅子深受忧郁症之苦

    自从雅子从轻井泽回来后,刚开始看似逐渐步上轨道。她开始骑马,常常可以看到她在皇宫内慢跑或是去皇家马场闲逛;也开始外出,陪同德仁观赏传统木偶戏,重新出席一些公开活动。近来播送的一个短片中,小爱子玩着玩具,而其他家人就坐得直挺挺地在一旁观看。雅子的妈妈从海牙回来,告诉朋友说:“她的心已经愈合了。”宫内厅也向皇室一般官员表示,她已经“准备好重返皇室工作岗位”。

    然而,私底下,当她从山中返回皇宫牢笼的那一刻起,情况开始恶化。前来拜访的外国友人、皇太子的老同学安德鲁·阿克利指出,虽然她伪装出勇敢的一面,但“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她过得并不好”。皇宫的“新年观礼”是每年最重要的公开仪式,全部皇室成员会在玻璃包厢里向民众挥手致意,雅子也现身了,不过只参与了早上的行程。德仁越来越多地独自扛起官方行程,迎接国外使节、访问学校和养老院,并在满天飞雪的日本阿尔卑斯山脉中,打着哆嗦站在台上,为长野县的冬季奥运揭开序幕。

    2005年夏天,雅子努力打起精神前往工业大城名古屋,参加爱知国际博览会的开幕典礼,支持身为博览会荣誉主席的丈夫。这是二十个月以来,她首次离开东京。皇室观察家松崎敏也说:“虽然她挂着笑容,但你可以看到她的眼睛失去了光泽。”他丢了一本《女性自身》杂志在桌上,封面上的雅子嘴角扬着笑容,现身在博览会上。她穿着利落的灰色西装外套和白色长裤,戴着金色项链和珍珠耳环。松崎继续说道:“他们想必帮照片做了不少加工,化妆品根本遮不住她脸上的斑痕。你可以察觉她消瘦了许多,看起来一点都不好。”

    适应失调症结果又是另一套骗人的无稽之谈,主要是为了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保护皇室不沾染上心理疾病的“污渍”。那么,到底是什么病呢?

    自此开始的两年内,宫内厅一直坚持雅子的情况逐渐好转,她的疾病不过是暂时性的失调,慢慢就会回到工作岗位上。但很不幸,并没有明显的事实可以证明,而我在澳大利亚、日本及美国所访问的名医也都不赞同这番言论。虽然他们无法亲自检查评估雅子的状况,不过他们的诊断却完全一致。雅子深受忧郁症之苦,非常严重的忧郁症,除非生活环境可以改善,也就是说,除非她可以有更多自由追求个人兴趣,找到可自我满足的公众角色,否则不论多少治疗都无效。

    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

雅子:生抑郁症的日本皇太子妃 - 文汇读书周报 - 文汇读书周报

  评论这张
 
阅读(76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