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汇读书周报

活着,是一种喜悦

 
 
 

日志

 
 
关于我

《文汇读书周报》是我国首家由主流媒体创办的一份读书类专业报纸。自1985年3月2日创刊以来,至今已有二十二年历史。《文汇读书周报》及时传递书业动向、学术动态、出版信息,集知识性、趣味性、可读性于一体,给人以愉快的阅读和阅读的愉快。

网易考拉推荐

毛尖的《乱来》  

2009-08-15 00:51: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锐专栏作家兼学者毛尖的新作《乱来》(文汇出版社出版)收录了她最近几年的随笔。风趣的文字,敏锐的视角,鲜活的人间情怀,加上稍许喜剧意味的虚构成分,使这本书极富可读性。本报摘录几则,以飧读者。

    说起阿城

    朋友从北京来,还没进门,先结巴上了,说猜猜猜猜这回我见谁谁谁了。她是名门之后,见过的天鹅大象不在少数,基本已达荣辱不惊境界,这么失态还是第一次。

    “我和阿城一起吃饭了。”然后,她非常慷慨地向我描述了她的阿城,穿了什么样子的衣裳,讲了什么样子的话,颠倒了什么样子的人。在我不算长的人生里,这个样子听人讲阿城,已经十三次。

    朋 友看我痴了,同情兼自豪,安慰说,你也用不着这样,迷阿城的人多了去,台湾有个作家,听到阿城的名字,马上得扶住墙。还听说,一阿迷,考验女友的惟一手法 就是背诵阿城,而且难度系数逐年升高,活生生把自己逼成了苦涩的同志哥,一个接住他的暗语,说出“蛮好,蛮好,你的棋蛮好”的人,是个有妇之夫。

    作 家那是没事也惹一身臊的职业,但是阿城天南地北行走,却是余香袅袅。陈村说起阿老,目光离开饭桌上的美女,说这厮各行各业都有饭吃。问孙甘露当代作家谁对 你有些影响,美男作家启口N0状,临舌吐出“阿城”。那真是所向披靡的名字,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弄得海上最自大的明星作家小宝也心生爱慕,在自己的 书店里,把自己的《别拿畜生不当人》和阿城的《威尼斯日记》排排坐放一起,完了,冲两本书一笑,是喜婆把新郎新娘送入洞房的那种笑。

    不过,就算入了洞房,阿城也绝不会失身,他讲故事的本事太高强了,直接了《一千零一夜》的衣钵。他被绑架进人间,结果迷倒了人间,千山醉万水摇,自己挥挥衣袖走人。这样的人,说实在,不能算人。也因此,能无视阿城的人总让我们肃然起敬。

    有一个学生,当代文学考试,把《棋王》的作者写成了“阿诚”,老师扣去两分,他不服气,说,起码写对了一半,应该得一分。老师不怒反笑,奖了他一分,能这样为人间去魅,实在功德无量,或者,这是阿姓城市的边疆。

    最近,听说阿城的师傅到上海了,大家压着嗓子传:木心来了!

    酱汁肉和奶油蛋糕

    陈子善老师最近号召我们读东方蝃蝀,我们就读。陈老师如今就是杜月笙,我们不读没关系,但是出不了门,出门就看到李君维看到“张爱玲的门生”,问是谁呀?就丢脸了。

    不 过,也不怕得罪陈月笙,这个新出土的张派小生,跟张爱玲还是很有距离。当然,这么说,不厚道。本来,现年八十三岁的李先生自己很不愿意别人当他“男版爱 玲”,张爱玲如火如荼的时候,李先生也没站出来说,我见过张爱玲几次;他回忆张爱玲的文章,也说一是一,不攀附没油烟。可是,有什么办法,他就小了张爱玲 两岁,在同一个年代里写作,写的又多是旧上海的大家庭,大家庭里半新不旧的小姐和公子,而且,他自己说了,他崇拜张爱玲,沐浴过“张爱玲的风气”。这不, 半个多世纪前的《绅士淑女图》又新瓶旧酒地重新出场了,广告里一直拉扯着张爱玲当解说。

    和张爱玲一样,东方蝃蝀也出身世家,但读 了他的小说,给我一个感觉,这个世家子弟好像不太食人间烟火,或者就是,对于家世不如他的小说主人公,他想象他们的饭桌时,就是两样东西,酱汁肉和鸡蛋。 《伤心碧》共收十四篇小说,前前后后,饭是吃了好几顿,但唱主角的不是酱汁肉,就是荷包蛋或白煮蛋。当然,这是家庭餐,小姐公子约会的时候,不会叫肉唤 蛋,吃什么呢,一般是西式,可也就是冰淇淋圣旦或奶油蛋糕,外加英语调调味。从四六年到四八年,东方蝃蝀的主人公基本就吃这么些东西。饮食男女,有饮食才 有男女,饮食单调,市民生活就起劲不起来。

    但话说回来,今天来读蝃蝀,对于重新解读张爱玲却很有价值。当蝃蝀的主人公盘旋在酱汁肉、荷包蛋和奶油蛋糕这些日常生活上时,张爱玲的主人公在吃什么喝什么呢?当蝃蝀的主人公逛商店买衣料的时候,张爱玲的主人公跑哪里去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随着东方蝃蝀这些老作家的新露面,张爱玲圈下的势力范围将不再是孤灯一盏,而文学的地平线也将随之重新起伏。

    孙甘露的《上海流水》

    那 是好几年前了,我在读大学,孙甘露老师比现在要苗条,他来我们学校图书馆参加一个什么会议。自然,他一进来,秦罗敷似的引起会场一阵骚动。人长得好,已经 难得;还是个男人,更难得;男人还写小说,还写迷幻诗,那就是人头马了。会议进行着,会场里的女生越来越多,到中场休息的时候,举办方不得不换了个大会议 室,然而孙老师却浑然不觉会议的主题已经改变,他只在那里用他水汪汪的眼神荼毒生灵。

    会议室一刻,人世间一日。结束的时候,竟然 下起雨来,主办老师便叫我们去寝室拿伞,不能叫与会的著名作家评论家淋雨啊。亲爱的读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改变了一个女孩的一生。我的一位室友被指派送孙 老师到校门口,这一路,她是如何战胜颤抖的,她一直守口如瓶,但她当晚就开始写诗,她现在还在写,只要孙老师单着身,她就不会停止写诗。

    常 常,她会越洋电话来问,最近孙老师在干什么?然后,我打开电视翻看报纸,告诉他孙老师在主持谈话节目孙老师在PARTY上弹钢琴,但她不满足,像所有似恋 非恋的女人那样,她渴望知道他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为朋友两肋插刀,我们只好去当狗仔,去接近孙老师的朋友,托人打听和孙老师有关的细节。

    大约是被各路人马千万露迷逼得无路可走了,孙老师突然神秘一笑,抛出《上海流水》,自己看去吧。

    《上 海流水》让多少人流了口水,无法统计了。与其说这是孙老师的私人浮世绘,毋宁说它是上海滩的集体红楼梦。他就是当代宝玉,千人同杯,万红缠绕,“吃”是最 经常的主题,“宝爷买单”也是关键词,频繁出现的各路名流更是最大的看点,但“流水”的真正去向却是那些神秘的缩写字母,Y,Z,W……

    听说《上海流水》马上要出版了,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孙老师非常非常忙,因为谁都想请他吃饭,被他补充到《流水》里去,要不然,书出来,整整二百页找不到自己的名字,以后还能在上海滩混?
毛尖的《乱来》 - 文汇读书周报 - 文汇读书周报
  评论这张
 
阅读(4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