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汇读书周报

活着,是一种喜悦

 
 
 

日志

 
 
关于我

《文汇读书周报》是我国首家由主流媒体创办的一份读书类专业报纸。自1985年3月2日创刊以来,至今已有二十二年历史。《文汇读书周报》及时传递书业动向、学术动态、出版信息,集知识性、趣味性、可读性于一体,给人以愉快的阅读和阅读的愉快。

网易考拉推荐

解读我国第一部《美术年鉴》  

2009-07-29 22:4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蓝

    《美术年鉴》  王扆昌等编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日前,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将1948年出版的我国第一部《美术年鉴》(以下称《年鉴》)影印出版了。此举,为研究中国美术史提供了方便,也为后人纪念老一辈艺术家提供了机会。

    “年 鉴”是一种工具书,把某个领域中一年内的重大事件、重要数据、文献资料等分门别类地编纂起来,供人们日后查阅。那么,这部《美术年鉴》又是怎样的呢?如果 我们不只是浏览美术家的传略,欣赏他们的作品,而是细细地去品味主编王扆昌的《编后记》、编辑蒋孝游的《编辑感言》,以及俞剑华、王进珊、郑午昌、蒋锡颐 等名家的序文,我们可以在字里行间发现许多故事,如成书的起因、编纂的艰辛以及编辑们的尴尬和无奈等等。

    该书虽然是1947年的《年鉴》,但事实上,记录了从十九世纪七八十年代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近代美术家传略1454篇、美术作品730幅、论著51篇,以及全国各地的美术社团史料116篇和师承纪略26篇等资料。这似乎超出了常规,然而这也是该书的价值所在。

    1947 年7月,上海美术茶会干事部王扆昌、蒋孝游、陈景烈等人在倡议编辑美术年鉴之初,“仅以记录卅六年度美术界之动态,用留纪念而已”。然而,始料不及的是, “一经征稿,四方响应,纷纷报以文稿,赐贶图片。以时期言,则上溯同光,下迄最近。以地域言,则迩自沪杭,远逮边陲,琳琅满目,美不胜收”,使编辑们欣喜 若狂,同时也让他们为难。如果增加版面,有限的预算将捉襟见肘;如不扩大收编范围,这些资料恐怕将被历史湮没。所以破釜沉舟,尽加搜罗,终于成了如今我们 手中的这部近百万字的巨著。

  解读我国第一部《美术年鉴》 - 文汇读书周报 - 文汇读书周报  其实,在他们之前是有人提出过编辑出版年鉴之事的。“大约在民国十八九年吧,老友黄宾虹先生接办神州 国光社,曾有过编印美术年鉴的提议,我也义务的参与过编辑计划,但是因为编印不易,而神州国光社不久又变了质,黄先生也脱离了,于是这编印美术年鉴的计 划,连昙花一现都没有现,就归于泡影了。二十年来,一直没有人提起这种事情,所以一直到现在,中国还连一本不像样的美术年鉴都没有,这是我们美术界的耻辱 吗?不,简直是国家的耻辱!”(俞剑华序)事情一搁就是十七八年。在那个年代,艺术家的圈子很小,只局限于同系同门同派,谁愿意而且敢于突破系统、门类、 派别而为之呢?然而,美术茶会做了,王扆昌、蒋孝游他们做了。

    然而,其编纂的过程是艰辛的。从1947到1948年的15个月 间,编辑们侷处陕西北路的一间斗室,白天的写字台就是夜间的卧榻,早已忘了窗外的阴晴寒暑,花开花落。靠手中的一支笔一张纸,埋头苦干,夜以继日地工作 着。这还是其次的,最让他们不安的是“物价飞腾,一日数惊”的经济形势,编辑之事陷于停顿者再三。何以见得?主编在《编后记》中有四份名单,可见一斑。第 一份是协助校编者,第二份是协助事务者,第三份是捐助物资者,第四份是援助经济者。这四份名单有点像今天完成某一工程后所开列的表彰名单。在朋友们慷慨解 囊之下,“本年的美术年鉴,由于主持人的‘破釜沉舟’居然成此空前的巨著,可以说是出乎意料之外。”(俞剑华序)经济上的受阻,编辑们自救了。人事上的尴 尬和无奈,让他们哭笑不得。如:“公允”的不易。在蒋孝游的《编辑感言》、王进珊的序文中多处提到“不易公允”。如近在咫尺的张乐平先生没有入编,他创作 的《三毛流浪记》是年在《大公报》上连载,而且轰动上海滩,作为美术茶会诸子不会不知道。还有华君武、丁聪先生等,在美术社团史料方面应该有“延安鲁 艺”。如此疏漏,编辑诸君定有难言之隐。

    这部《年鉴》的出版受到了编审委员会的严格控制,而编审委员会又在潘公展和虞文两人的掌 控中。身为《申报》董事长兼社长、上海文化运动委员会主任委员的潘公展,对出版界盯得很紧,像《年鉴》这样一件较大的出版物,国民党当局是不会让你自成一 体的。所以,这就是编者的无奈之处,即“不易公允”之处。但编辑们再不服气,也只能在字里行间暗渡陈仓,发发牢骚,出出闷气。

    在 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没有U盘,没有打印的年代,靠手工誊写,铅字排版,照相拼贴,编者们为我们留下了一部弥足珍贵的《美术年鉴》。尽管,以今天的眼光去 看,它尚有这样那样的遗憾,但无论如何,要不是他们的努力,中国有美术年鉴至少要晚45年,因为直到1993年中国美术馆才谱写了它的续篇。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