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汇读书周报

活着,是一种喜悦

 
 
 

日志

 
 
关于我

《文汇读书周报》是我国首家由主流媒体创办的一份读书类专业报纸。自1985年3月2日创刊以来,至今已有二十二年历史。《文汇读书周报》及时传递书业动向、学术动态、出版信息,集知识性、趣味性、可读性于一体,给人以愉快的阅读和阅读的愉快。

网易考拉推荐

毕淑敏母子航海环球旅行记  

2009-07-11 10:06: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5月,毕淑敏母子从日本横滨启航,乘“和平号”向西,越过太平洋、印度洋、阿拉伯海、加勒比海……航海环球旅行114天。《毕淑敏母子航海环球旅行记》(毕淑敏、卢淼著)全书记录了他们航海环游的所见所闻所悟。

    书中讲述了许多有意思的小故事,本文摘编自该书。

    在阿拉斯加向冰川告别的老寿星

    在船上,我心中的男偶像是一位99岁的老爷子。不知为什么,只要人数一多,人们就会评比出谁是其中年岁最大的,而谁又是其中年岁最小的,这可能是东方文化的共性吧。想那外国人,经常连自己的年龄是多少,都要保密,这种“序齿”的游戏,估计玩不成的。

    没 过几天,我们就知道“和平号”上年岁最大的人是差一岁就一百的老爷爷。年龄最小的是个12岁的孩子。那个孩子比较好辨认,因为船上的孩子不多,我大约在第 二天就把他从人群中给识别出来了。老爷子潜伏的很深,我好多天都没能找到他。这除了因为我比较笨以外,还因为老人家年事已高,不大在外面活动。我有好几次 指鹿为马,看到白发苍苍面容皱缩的老头,就会偷偷问身旁的人,他就是99岁的人吧?有几位先我一步窥见过老寿星真容的人说,不是啊。等我看到了,指给你好 了。

    我就有点不服气,心想,一个99岁的人,我还是看得出来的。不用你指。

    很遗憾。我最后确认这位老寿星,还是带了别人的指教。喏,那就是你一直无缘见到的老人,你的偶像。朋友对我说。

    我聚精会神地看了老人一会儿,说,不对吧?你能确认他就是99岁吗?

    朋友说,是啊。我能百分之百地确认此事。这有什么疑问吗?

    我叹了一口气说,这个老人,我早就看到过他好几次了。

    朋友说,你早就认识他了?

    我说,见过是见过的,但是,我一直没有把他和99这个数字挂上钩。他真的有那么大年纪吗?

    朋友说,是真的。反正我听说在所有的登记表上,都是这样填的。日本是一个在登记造册上很严谨的国家,估计不会有什么误差的。

    我说,我不是怀疑人家统计的准确性,实在是觉得他比较年轻。

    朋友说,白胡子白头发,好像老人家也说不上年轻吧?

    我说,我以为他只有80多岁。

    朋友说,咱们很少看到过年纪这样大的人,就像我们没有法子判断一个亿和九千万的钱有多大区别。

    我说,非常佩服他。这样一把子年纪了,还敢出来周游世界,就不怕死在船上吗?

    这 可真不是危言耸听。咱中国的古话是:60不留宿,70不留饭。说的是客人如果超过了60岁,就不要主动留老人家住宿,这样万一有什么不测,自家也说不清 楚。若是来客超过了70岁,就连留客人吃饭也要小心了。人的生命到了这个当儿,已如半透明的纸,非常脆弱,说不定会发生意外,为了安全起见,人上了岁数, 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自己家里,给己方便也给人方便。这位老爷子,马上就100岁了,还这样斗志昂扬地出海,怎能不在为他捏着一把汗的同时,深深地敬佩他的 勇敢和顽强呢!

    朋友说,别人讲老爷子说死就死了,死了也值了。

    前几天看到钱锺书的夫人杨绛写的回忆录,说他们当年从香港乘船到英国去,很多人不适应,旅途中船上真有人故去,那时就把人抛到海里,说是海葬了。

    我不知道现在船上若是有人病故,是不是也要就手抛到海里去呢?还是科技进步了,可以把尸身冷藏起来,到了港口再搬下船,就地火化或是租飞机运回国去?

    总之,我在敬佩老爷子的同时,也不得不考虑这些实际问题。为了少给别人添麻烦,我觉得还是趁着年轻的时候出游比较好。一来能跑能跳的,看的听的比较真切,二来也少给别人添麻烦。不过,要是错过了年轻的时辰,也不必悲观,马上出发就是了。

    芦淼拍下了这位老人在阿拉斯加喝着清酒,向冰川告别的镜头。99岁的老爷子,一帆风顺地完成了他的环球旅行,平安地回到了日本。

    小杉文晴的画笔

    一个名叫小杉文晴的日本老人的倡议,号召大家每天清晨到甲板上去,面对东方,在明信片上描绘出你所看到的太阳。到达港口之后,把画作交寄。

    真是一个富有想象力又具有可操作性的活动,它有个响亮的名称——“把世界各地的日出寄回日本”。

    于是,每一个黎明,在太阳还未升起的时候,就有很多人聚集在甲板上,伸长脖子仰望天穹,用手中的彩笔肆意挥洒……

    你可能要说,谁能准确地知道太阳何时升起?

    这个不用犯难。船上的小报,每日都报告第二天的日出日落时间,精确到分钟。

    我 心里很想参加这个活动。一是游轮的航向一直向西向西,要想看到日出,就要守在船尾。船尾正好是图书馆的所在地,那是我最喜爱的地方。再者与落日相比,我更 喜欢日出。一轮朝日从大海的波涛中娩出,海面上泻满了鲜血一样的霞光,人会被神圣感庄严感和畏惧感织就的袈裟包裹,内心涌动着不可抑制的轻微战栗。我始终 觉得这种综合感受,如同精神之钙,是人生必不可少的情感营养。如果长久地丧失了这些感觉,人也就离行尸走肉不远了。

    想归想,我可没有真的挥笔画过一张海上日出。你可能会觉得我是一个口头革命派,刚才说了这一番画日出的好处,为什么自己不亲身实践一下呢。

    主 要原因有两点:一是没有笔。要知道人家都是有备而来,自上船伊始,就带足了充分的装备。无论是编织绘画还是乐器抑或运动,都需要有器械和工具。“和平号” 船在日本已有多年口碑,人们都熟悉它的运作方式,很多人更是多次上船,胸中有数。而中国大陆公民首次环球旅行,对怎么打发自己在船上的日子,没有一个详尽 周密的计划。说句心里话,直到临走的前几天,我都无法相信自己真的就能踏上这条漫长的路,如同梦幻一般。这种不真实感,强烈地干扰了我的准备工作,除了带 上笔记本电脑,我没有其他度日子的准备。到了船上,发现很多好玩和有趣的活动时,因为都要求自备工具,只能临渊羡鱼了。

    第二点, 我基本上是个画盲。也不知道有没有“画盲”这个词,我对这个词的定义是——既不能欣赏画,也不会画画。有人自谦的时候说,我就是儿童简笔画那种水准。非常 惭愧,我连这个水平也没有。当年上学时上图画课,总是我非常苦恼的时光。因为完全不得要领,能勉强混个4分,就欢天喜地了。记得有数的几次好成绩,一次是 画绿叶子,老师很开通,说是任何叶子都可以临摹。我干脆偷偷拣了一张丁香树叶,铺在画纸上,把轮廓描了下来,然后把叶脉依样画葫芦地拓上去,浓浓淡淡地抹 了些绿,交了差。居然得了5分,让我至今疑惑不解的是——老师是没有发现我的鱼目混珠还是特意放了我一马呢?还有一次是画手掌。我的拿手好戏就是把手扣在 画纸上,沿着轮廓描了下来,结果居然也是5分。

    总而言之,不知是不是这种自我放弃的心理,让我在绘画方面从小到大一无是处,因此不敢参加小山文晴先生组织的画太阳的活动。

    这位老先生号召力非同小可。我每天早上会在日出时分绕着甲板晨练,会到图书馆感受书的氛围,这样就必然要穿过组织起来“描绘朝阳”的团队。每一次,我都会放慢脚步,假装无意识地摇头晃脑,借机看看人们笔下的图画。

    小 杉文晴不单是振臂一呼的组织者,而且身体力行,自己就不停地挥舞画笔,留下各种速写。要画画就必然要用纸,这是不言而喻的。在船上要找到一张纸,并不是容 易的事情。小杉文晴先生准备的画纸再多,和他老人家旺盛的创造欲相比,也有用尽的一天。老人家找到了一种免费画纸,这就是“和平号”上发放的明信片。

    明 信片放在服务台上,厚厚的一沓,谁都可以取。不过在船上大家都很谦让,每人都是只取一两张。我估计服务台的工作人员一定认识小杉文晴了,因为他给大家做速 写用的就是这种明信片,而我们几个中国客人,每人都得到过他的亲笔画。这不单说明了他对我们的友善,也说明他的创作量实在不是个小数目。

    那 天,我在格陵兰岛的首府努克镇的海边闲坐。芦淼搭乘小船到海峡沟去看鲸鱼了。我在乘坐了那么多天船,终于有机会踏上陆地之后,实在不愿再一头扎到海沟里, 等候不知什么时辰才有兴致一露真颜的鲸鱼。我和芦淼兵分两路,他去他的,我走我的。芦淼不放心,说这么长时间(看鲸鱼要碰运气,可能要花几个小时的时间, 没准头。),你干什么呢?

    我说,海水这样蓝,我就在岸边看海水。

    芦淼说,一路上不断地看海水,你还没有看够吗?

    我说,海是看不够的。况且,在海上看海,总是有一种晃动感。在陆地上看海,出发点是平稳的。这就是不同啊。

    芦淼出海了,我呆坐在岸边的礁石上,一动不动地看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杉文晴先生走过来,笑眯眯地递给我一张纸,是他为我所做的速写。

    我接过他的画之后,就从礁石上站了起来,到努克镇子里去逛。我真是一个不可救药的懒人,逛了一会儿之后,看到一处暧洋洋的台阶,就又坐下了。

    在那里,我和几位因纽特老太太照了相,她们对我极为友善。

    我非常感谢小杉文晴先生为我留下的这幅珍贵写生。不是从绘画的角度来评价,因为我没有发言权。我只是异常珍爱这张明信片,它跋涉了万水千山,走过了几万海里路程。

    作家出版社出版

毕淑敏母子航海环球旅行记 - 文汇读书周报 - 文汇读书周报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