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汇读书周报

活着,是一种喜悦

 
 
 

日志

 
 
关于我

《文汇读书周报》是我国首家由主流媒体创办的一份读书类专业报纸。自1985年3月2日创刊以来,至今已有二十二年历史。《文汇读书周报》及时传递书业动向、学术动态、出版信息,集知识性、趣味性、可读性于一体,给人以愉快的阅读和阅读的愉快。

网易考拉推荐

微醺后读一闻书画  

2009-07-11 10:0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沈嘉禄

    一脉碧澄清冽的泉流,自会稽山阴汩汩而来,绕过1655个春秋,在我们面前涌起恰如棉桃的浪花。一闻先生俯身取水一勺,一饮而尽。勺底留有青青竹叶一片,他将竹叶举过头顶,对着戊子七月的明丽阳光,轻轻读出了“永和九年”的密码。

    密 码的破译从那一年的农历三月初三上已之日起始。这一天,后来就成了全体中国文人雅士的节日。我们大致知道这一天发生的故事,具体的细节也在每个人心中生动 演绎。这一天,据说“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会稽山下、兰亭曲水边上的山间竹林发出一阵声响,走出一群高冠博带的雅士。王羲之、谢安、殷融、孙绰、阮裕等 四十余人,而若干年后升起在中国文化夜空的另一颗天王巨星王献之也跟在父亲后面躬逢其盛。躲避乱世于荒蛮越地的他们以一种极其轻松的心态进行一次民俗意义 上的修禊盛会,而形式,就是流行一时的曲水流觞。

    崇山峻岭、茂林修竹之中,我们看到这些衣袂飘飘的魏晋名士,选择一条曲折的小 溪,席地而坐在它的两侧。小书僮在上游将木质的彩漆耳杯——文雅的说法是“觞”,放在清流之上。耳杯如一叶小舟躲闪而下,但总会被岸边的白石绊住,似乎无 奈地勾留。那么,它停在谁的前面,谁就要俯身捞起,尽饮杯中酒,然后即兴赋诗一首。

    那一天,谁作了诗,谁被罚了酒,可以在我们的 记忆中被过滤掉。但是,我们不能忘记王羲之微醺后一挥而就的《兰亭集序》。在此后的一千多年里,会稽山下的清流濯洗了无数次笔砚,中国的书写者以书圣的 “天下第一行书”为整个民族的精神财富,或许还会以王羲之随手秀出的十八个不同姿态的“之”字傲视异邦。但是足以让中国人感悟良多的则是“仰观宇宙之大, 俯察品类之盛”的情景式体验,以及“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的真切感慨,直到今天的IT时代,仍不失为审视世界及人生的基本态 度。

    也正因为融入了东方民族的哲学思辨,这一天,就成了中国文化人雅集的第一个原创性版本。

    今天,我们在一闻先生的热情召唤下聚集在另一条文化意义上的“小溪”两侧,欣喜地期待这一枚色泽鲜亮的彩漆耳杯,承载着中国文化的醇酒,缓缓地漂流到脚下。我们的记忆从历史深处被大声唤醒,恍惚间,将周遭的骚人墨客叠化到兰亭的历史群像上。

    当 然,与一般名士酒后指点江山、月旦人物不同,他喜欢回忆自己求师学艺的经历。我们知道,一闻先生早年在文化园圃杂草丛生的环境里披荆斩棘,辛勤耕耘,后拜 在方去疾、苏白、方介堪等名家门下学印,又拜在学界名士商承祚、容庚门下学印学及书学,打下了厚实的文化底子。上世纪七十年代脱颖而出,金石为开,再经十 年磨剑,纵然青衿白袷,足以笑对江湖。艺术道路上纤夫般的前行,一半靠仙人指路,一半靠自己上下追索,披肝沥胆的艰辛与舍取两难的抉择,旁观者往往不能体 会一二。正如一闻先生刻的一方印文:大道无门,千差有路。这个“千差”,一不小心就成了匠人与大家的分野。风雨如晦,艺海苍茫,逆水行舟途中的甜酸苦辣, 一闻先生却无意为外人道也。他所津津乐道的,或者说今天已有资本从容翻检的,则是与前辈大师一起苦中寻乐的轶闻趣事,常令我等庸常之辈如入书场恭听敬亭评 话,于跌宕起伏中暴发含泪的大笑。这些大异其趣的“世说新语”,不仅是“个体叙事”的鲜活记录,也是一闻先生的性格发展史。求师问道的经历,说到底就是向 前辈学习处世为人的过程。

    如此,或说一闻先生是性情中人,当然不错,然究其根本,则是他的深厚学养,奠定了可以性情向人的高雅情操与优良品质。

    看 一闻先生写字更是一种享受和启迪,一挥而就的绽放,正可用潇洒二字形容,并给我们提供了想象兰亭雅集的可靠依据。不过我要说,一闻先生胸有成竹而不拘法度 的那份自信,是以耕砚临池数十年如一日为前提的。他的字,在我这个外行眼里,从大处着眼,总觉得在字里行间的空隙处,有一阵阵清新潮润的晨风吹来,吹皱了 一撇一捺,吹破了一点一挑,别开生面的景象令人沉醉而不由自主地频频点头。再从小处窥视,又恰如一位武林高手立于危岩之巅,白衣白裤白鞋,白色的美髯迎风 飘拂,皎月如洗,长剑独舞,一招一式,意在剑外。每个字,都如一套经过千锤百炼的剑术,迟滞于旁观者视网膜上的影像犹如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气场,在断与不 断之中,在枯湿浓淡之间,产生了巨大的张力。

    一闻先生治印,直取汉印的根本大法,单刀直入,果断刚强,运斤成风,举重若轻,有历史的沧桑感和文化的厚重感,但又不失华丽妩媚,于载歌载舞中以朴健旷逸的美感而令人百看不厌、遐想无限。

    艺术贵在汲取传统的源头活水,然后博采众长,独辟蹊径,卓然而自成一家。一闻先生的艺术道路,清晰地证明了这一点。他的书法和篆刻,无论秀岚烟云,无论星斗聚散,无论金钩铁划,无论电闪雷鸣,都体现了鲜明的风格特征,在众芳国里自有不事媚俗而迎风标举的超迈风姿。

    后 来,我还惊喜地看到了一闻先生的画,那是一种典型的文人画,是继承了板桥、八大、青藤诸般狂士那路风格的画。他以金石书法入画,不拘章法,恣意汪洋,随心 所欲,自成绚烂。而从细处看,分明是从传统绘画中汲取了灵感和养分,滋养了一闻先生的锦心妙笔,造就了他伟岸宏丽的格局。他喜画修竹、丑石,这两种被传统 文化赋予了高尚人格的灵物,在一闻先生的笔下,可视作人格的外化。那一块多皱多皴的丑石,在杂草丛中孤傲地突起,那几杆疏朗俊秀的修篁,在雨珠纷飞的微风 里中摇摆,构成了一幅涤清红尘、与世无争的清逸图像。我们可以将此看做是一闻先生静守精神家园的默默耕耘的西窗剪影,也可以看作在物欲横流的浊世边缘,一 代洁身自好的知识分子孤傲写照。

    有朋友说,一闻先生画竹,带了一种游戏态度的。对此我不敢苟同,因为对于一闻先生这样成就斐然的 艺术家而言,笔墨游戏固然是一种至诚至真的性情流露,偶然为之更见可爱,可增添几分名士风度。但一闻先生画竹画石,是在游戏之外的另一种追求,是翩若蛟龙 的走笔,是酒后微醺的狂啸,是内心世界的一次披露。我们应该读懂那丛新篁、那块丑石,还有那无形的拂扫它们的清风。不然,它们真的太孤独了。

    刘一闻书法作品
微醺后读一闻书画 - 文汇读书周报 - 文汇读书周报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