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汇读书周报

活着,是一种喜悦

 
 
 

日志

 
 
关于我

《文汇读书周报》是我国首家由主流媒体创办的一份读书类专业报纸。自1985年3月2日创刊以来,至今已有二十二年历史。《文汇读书周报》及时传递书业动向、学术动态、出版信息,集知识性、趣味性、可读性于一体,给人以愉快的阅读和阅读的愉快。

网易考拉推荐

茅以升:亲手炸毁钱塘江大桥  

2009-06-08 11: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茅氏家族是中国近代以来的著名家族,英才迭出。茅以升、茅于轼即是其中代表。《我们家的人和事儿》(茅青著,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叙述了茅家五代知识分子的坎坷经历,从中折射出一百五十年以来中国知识分子为强国梦所作的努力、遭遇的挫折和走过的弯路。

    茅 以升无论在国民党时期还是在共产党执政以后都受到推崇,缘于他主持建造的钱塘江大桥。钱塘江大桥是中国第一个自行设计、自行制造的大型现代工业项目,在当 时中国整体技术水平和各项条件都非常落后的情况下,建桥的难度非常大。整个工程共克服了八十多项重大技术难题,实属不易。

    1933 年以升正在北洋大学(后改名天津大学)任教时收到弟弟以新的电报,说曾养甫约他速往杭州谈建钱塘江大桥事,他的同学杜镇远也来信力促以升接手建桥项目。收 到信和电报后,以升非常兴奋,立即回电允诺。同年八月,以升赴杭州会晤曾养甫并就任钱塘江桥工委员会的主任委员,开始筹备建桥。

    造桥“八十一难”

    钱 塘江大桥建造的资金问题解决了,技术难题则如座座大山,其中有一些问题之前已想到,也有一些是没有想到的。钱塘江波涛汹涌险恶,流沙深厚异常,江底变化莫 测。今天造桥技术发达,对付这样的条件不在话下,但当初却非常艰难。周培源在一篇纪念茅以升的文章中总结了钱塘江大桥遇到的诸多难题和以升及其桥工处的人 为克服这些困难创造的各种新方法:“他创造性地采用了射水法,克服了在厚硬的流沙上难以打桩的困难;采用了沉箱法,克服了水流湍急难以施工的困难;采用浮 运法,利用江潮的涨落巧妙地在桥墩上架设了钢梁。在建桥过程中,他克服了80多个重大难题,仅用两年半时间,就在急流汹涌的钱塘江上建起了这座长1453 米,高71米的铁路公路两用双层大桥。这是中国桥梁建筑史上的大事。”

    钱塘江大桥的建造成功使茅以升一夜之间声名鹊起,但在建桥 过程中,他承受的压力和精神上的紧张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茅以升在回忆文章中写道:“……而工程上困难重重,种种不测事故,令人气沮,我忽而愁闷,忽而开 颜,几于寝食皆废。1935年,正式开工后不久,迭遭各种困难,好像全盘计划都错了,弄得坐立不安,我们正忙着变更施工计划时,外间闲言闲语就来了,说什 么像这样做下去哪里成功?银行界的人听到了,更是为他们放款担忧。正在这个时候曾养甫忽然找我去南京谈话,他那时已调任铁道部副部长,问明详细情况以后, 他正颜厉色地对我说:‘我一切相信你,但是,如果桥造不成功,你得跳钱塘江,我也跟你后头跳!’我知道这种逼人的方法,曾养甫是惯用的,但我当时确很激 动,心想,你看吧!我母见我这样就说,‘唐僧取经八十一难,唐臣(以升的号)修桥也要八十一难,只要有孙悟空,有他的如意金箍棒,还怕过不了关吗?’”

    母 亲再一次给了他勇气,他很清楚,造桥的“金箍棒”就是科学技术。钱塘江大桥的建造方法有不少是第一次发明的,当年参与建桥的朱纪良等人在回忆文章中谈到第 一次浮运沉箱的遭遇:大桥水中桥墩是采用气压沉箱法施工的,沉箱就是先在岸上用钢筋混凝土预制的长17.7米、宽11.3米、高6.1米、重约600吨的 长方形箱体。建成后把它拖到江中自浮,再用轮船把它拖到桥墩处,锚定后准确就位,落到江底,这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工作。由于缺少设备,最初只用了六个三吨 重的船用铁锚,由六台手摇绞车操纵。在风平浪静的时候,它能顺利就位。但是这种时候不多,在四个月内,不是狂风就是巨浪,不断把这个自浮的庞然大物冲走, 漂浮数公里后搁浅,施工人员只好把它再拖回来。最后改用了10吨重的钢筋混凝土大锚,并用高压水射法将重锚埋没在泥沙里才最后将它降服。再举第14和第 15两个桥墩施工的挫折,这两个桥墩靠近南岸,河床面较高,水又浅,不能使用浮运沉箱法,乃用钢板桩围堰筑岛施工。正当围堰已经建成,进行外围防护之际, 洪水来了。大江主流冲向南岸,致使钢板桩围堰倒塌沉没。施工人员费了好大功夫才把扭曲钢板拔起。整个施工中类似的种种意想不到的事情非常多。茅以升和总工 程师罗英指挥若定,不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改进工作……

    通车之时乃炸桥之日

    钱塘江大桥即将建成之日也是日军攻克江南之时。1937年8月14日,日本飞机首次空袭南京、上海和钱塘江大桥。茅以升在《回忆》中写道:

    轰 炸的时候我正在第六号桥墩的沉箱里面和工程师及监工员商量问题,忽然沉箱里的电灯全灭了,一片黑暗……电灯一灭,大家以为高压空气也出了事,而没有高压空 气,江水就要涌进来,岂非大家都完了吗?当时来不及思索,大家都恐慌起来……半个小时以后,电灯居然亮了……我跟着出沉箱,到外面一看,很奇怪,一切工作 都停了,到处看不见人,整个江面寂静无声,只有一位守护沉箱气闸的工人在那里。他对我说:半点钟前,这里放空袭警报,叫把各地电灯都关掉,说日本飞机就要 来炸桥,要大家赶快往山里躲避。接着果然三架日本飞机飞来投弹,但都投入江中,并未炸到什么东西。我这才知道战争威胁已经来到大桥。桥工未完,战事已起, 这真急坏人了,铁道部和浙江政府都严令赶工,全体职工也尽自己最大力量。但整个大桥工地已经笼罩在战时气氛之中。其实就是在同日寇抢时间。日本飞机此后常 来骚扰但始终没有伤及大桥本身。

    尽管以升为日军炸桥后如何尽快修复大桥做了很多准备,但他没想到的是,大桥最终的命运却是自己亲手将它炸毁。

    那 是1937年11月16日的一个下午,南京工兵学校的一位丁姓教官找到茅以升。他说因敌军逼近杭州,要在明天就炸掉钱塘江大桥,以防敌人过江。炸桥所需要 的炸药、电线、雷管等都已经运来,就在卡车上。以升当时大吃一惊,桥还没有完全造好,尚有许多后续工作,再说,费了如此大力气建造的桥,今天得自己亲手炸 掉,以升当时心情非常沉重。以升建议同这位教官一起去浙江省,他们找到浙江省的主席朱家骅,朱家骅也认为,现在炸桥太早。朱家骅说,由他去向南京政府解 释,炸桥一定得延缓几天。但无论如何,炸桥是早晚的事,现在还要商量从技术角度看如何炸桥使敌人难以短时期恢复。事实上,以升他们在当初设计大桥时已经考 虑到炸桥的可能了,因此在靠南岸的第二个桥墩里特别准备了一个放炸药的长方形空洞。根据丁教官估计,炸这样一座桥墩和五孔钢梁,需要一百多根引线接到放炸 药的各处,而完成这样一件工作需要十二小时,如等到兵临城下再做这件事恐怕太晚了。可是如果现在马上做,敌人并没有在十二小时后到来,又太早了,怎么办? 以升他们想了一个办法:先把炸药放在预留的空洞内,然后再将引线从炸药处引至南岸的一所房子里,等到要炸的时候再把每根引线接通雷管,最后听到一声令下, 将爆炸器的雷管通电引火,大桥的五孔一墩便立刻爆炸。

    就在他们埋好炸药的第二天,以升突然接到浙江省政府的命令,立即开放大桥。 以升不解,大桥公路部分早已建成,但为了预防敌人袭击一直未开放,现在为什么突然又要开放呢?省政府告诉他,上海战事爆发后,很多人要渡江逃难,每天有数 万人渡江,渡船已不够用。其中一只渡船还发生了翻船事故。聚在岸边等待渡江的人越来越多,形势严峻。出于迫不得已,省政府作出开桥的决定。大桥于是在十七 日开通,刚一开通,很多人就迫不及待地涌上大桥,从早到晚,大桥被挤得水泄不通,成为钱塘江上从未有过的一次南渡大潮。大桥开放的消息一下传遍了整个杭 州,来渡桥的人越来越多。但是没有人知道大桥下面埋着炸药,他们是在炸药上行走呢。到了12月,日军攻克武康,窥伺富阳,杭州危在旦夕,过桥的人更多了。 同时铁路运输也紧张起来,据铁路部门估计,12月22日这一天,过桥撤退的火车有三百多辆,客货车两千多辆。第二天,12月23日下午一点钟,炸桥的命令 终于下达。丁教官指挥士兵将装好的一百多根引线接到爆炸器上,两个小时后,接线工作完毕。本来可以立即炸桥,但是北岸上仍有无数逃难的人涌来过桥,根本无 法下手。

    一直等到下午五点钟,大桥禁止通行,军人拉响炸弹,一声巨响,大桥被炸断。以升感慨地回忆道:“在大桥工程进行时,总工 程师罗英曾出过一个上联‘钱塘江桥,五行缺火’。因为前四个字的偏旁是金,土,水,木,唯独没有火。可是上联出了以后迟迟没有人给出下联。没想到,炸桥 后,五行不缺火了,桥却断了。”

    在和平环境中生活的人很难想象战争岁月给人们带来的伤痛。建桥曾是以升的梦想,也是他的成就。就 在梦想实现的那天,刚刚看到自己的成果的时候又亲手将它毁掉。可以稍慰于心的是,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看见大桥给人们带来的欢乐和便捷,当成千上万人涌 上大桥的时候,他一定是自豪的。

    直到八年后的1946年,以升才接到修复大桥的命令,大桥修复完毕全面通车已经是1953年了。六十年后,当有人问起以升当年炸桥时的心情时,他说,“就如同亲手掐死自己的儿子一般!”

    痛苦的晚年家庭生活

    共 产党对茅以升一直有很高的评价,同时也委以重任。武汉长江大桥建造期间,他担任中外专家技术顾问委员会委员;人民大会堂筹备和建设期间,他担任人大会堂结 构审查组组长,周恩来指定由他审定设计方案并签字,承担保证大会堂安全的责任。以升在回忆录中提及他受到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多次接见的情况。毛主席每次见到 他时还称他为“本家”。每逢国庆节,他都会收到邀请,可以携家眷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礼。但以升在多次政治运动中受到的压力,外界很少知道。但总的来说,以升 因他的名气和声誉,一直受到周总理的保护,“文革”期间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

    解放初期,以升遇到的最大一件麻烦事就是私生活的 曝光,据以升女儿茅于燕回忆:1950年时,中国掀起了“忠诚老实”运动,这给以升造成了沉重的思想负担。权桂云是以升的外室,解放后,以升曾经问过权桂 云是否愿意离开他,权桂云当时只有二十五岁,不愁找不到如意郎君,但权桂云却不愿意离开以升,以升内心当然也不愿权桂云离他而去。但以升从未想过抛弃结发 妻子,以升与传蕙感情一直很好。传蕙曾经患过严重的忧郁症,以升不想让妻子再次受刺激,因此他有外室的事情一直对妻子隐瞒着。本来以为也许可以相安无事, 但“忠诚老实运动”开始后,以升被迫向组织交代了他的“资产阶级生活”也就是他置“外室”的情况。在公私生活完全不分的年代,是否交代自己的问题已经上升 至政治觉悟的层面。在单位作出了交代,在家就不可能再隐瞒下去了,他不得不回家告诉妻子,这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一来担心妻子难以接受,再次犯 病,二来不知如何处理权桂云的去留。但向妻子交代已经是迫在眉睫,不说不行了。

    以升在回忆录上说,一天,以升同妻子闲谈,妻子谈 兴正浓,说到一位朋友的外室在上海报纸上刊登广告公开披露自己被遗弃的事情。传蕙说,外室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给男人难堪。她还评论说,这一定是朋友的正室 逼得太紧,逼她丈夫同外室断绝关系,丈夫没有办法,只好遗弃这位外室,外室便用这个方法来报复一下。传蕙的话给以升带来一点信心。以升想,看来妻子还是很 大度的,也许会接受自己有外室的事实,这时候如果顺水推舟,承认外室的事情可能会被妻子理解。以升于是将他同权桂云从结识到在一起生活并有一个女儿等等事 情大胆地对妻子说了。尽管以升料到这一坦白会使妻子难过,但他却没想到妻子的反应异常强烈。他写道:“妻子听了顿时变色,一语不发。”

    在 感情问题上说别人都很容易,轮到自己头上就会反应强烈,好似放大了几十倍甚至几百倍。传蕙得知丈夫有外室的事情非常难过,这也在意料之中。在传蕙眼里,丈 夫为人正直,对自己从无二心,夫妻二人的关系始终和谐美满,她从未料到丈夫娶了二房。从此以后,传蕙心情一直不好。

    以升是十九世 纪出生的人,婚姻完全是父母安排的,结婚时年仅十八岁,妻子常年多病,有外室的存在在当时也在情理当中。新中国要打破这些陋习,应该说是件好事情。但是新 中国并没有建立起尊重个人隐私的习惯和空间,也不给那些既成事实的家庭解决问题的时间和方法,因此让很多家庭陷入痛苦和矛盾之中。以升在晚年始终被子女和 亲友误解,给他生活带来很大的困扰。

    被炸后的钱塘江大桥

    茅以升夫妇和四个女儿

茅以升:亲手炸毁钱塘江大桥 - 文汇读书周报 - 文汇读书周报
茅以升:亲手炸毁钱塘江大桥 - 文汇读书周报 - 文汇读书周报
茅以升:亲手炸毁钱塘江大桥 - 文汇读书周报 - 文汇读书周报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