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汇读书周报

活着,是一种喜悦

 
 
 

日志

 
 
关于我

《文汇读书周报》是我国首家由主流媒体创办的一份读书类专业报纸。自1985年3月2日创刊以来,至今已有二十二年历史。《文汇读书周报》及时传递书业动向、学术动态、出版信息,集知识性、趣味性、可读性于一体,给人以愉快的阅读和阅读的愉快。

网易考拉推荐

汶川大地震的个性文学痕迹  

2009-05-15 15:07: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李鸣生纪实文学新作《震中在人心》

    ■李炳银

    《震中在人心》  李鸣生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

汶川大地震的个性文学痕迹 - 文汇读书周报 - 文汇读书周报    2008 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之后,立即就有不少的报告文学作家奔赴地震现场,实地进行采访报道。这种及时抵达热点现场,对于重大事件迅速进行真实文学报道 的行动,很好地表现了报告文学作家的社会承担精神和责任感。但是,作家毕竟同救灾的军队任务不同,也和新闻记者的视角具有区别,如何在一次次的抵达现场之 后有自己的成功收获,这也许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多年以来,我们的文学曾经历了不少大的社会事件的写作,像1998年的抗洪斗 争、三峡工程建设、2003年的抗击非典灾难、西气东输工程、青藏铁路建设、南水北调、北京奥运会、2008年华南地区的冰雪灾害和汶川大地震等,在当 时,对这些题材对象的写作,都是情动心切,轰轰烈烈。过后也确实出现了一些很好的作品,像何建明的《国家行动》、徐刚的《国难》、徐剑的《东方哈达》、赵 瑜的《晋人援蜀记》和李鸣生的这部《震中在人心》等。但是,这样优秀的作品数量太少,大量的作品却是陷入平庸的层面,不是直观表层的描述,就是对事件啰嗦 冗长的记录。很少看到作家自己接触对象的新颖角度,看到作家文学艺术地处理表现对象的方法。此种现象也许可以清楚地说明,我们的报告文学作家,每遇大事, 只有积极地抵达现场的努力和热情或许还是很不够的,还必须寻找到报告事件的途径,创造出真正符合自己个性品质的艺术作品来。

    在读 过李鸣生的这部来自地震前沿的《震中在人心》之后,我明显感到它与不少同类题材作品的不同。首先,这部作品将报告的对象比较集中地锁定在地震的灾难性和对 于受害者的影响方面,使得作品始终在一种悲凉和痛苦的记忆中展开,是一种真正接近了地震本身的报告。它明显地区别于很多将灾难只是作为背景,而只关注于抢 险救灾行为的作品,更区别于一些明显是借救灾在表功的功利宣传的文字。所以,李鸣生的作品,更加接近地震灾难的本身,更加容易使人在一些直观的死亡、血 泪、痛苦情景背后感受到地震的深刻危害性。作品写到一个在经历了地震之后,走路不会拐弯的人;写一个在地震中严重受伤,平时只能够躺在床上行动不了的人, 如何在感到余震时,奇迹般地迅速逃到室外的情形;以及那些精神严重被刺激而患了精神病的患者和大量因为地震的恐怖情形及亲人的突然伤残离去不同程度地患有 多种心理疾病的人们,等等。这些带有个性和能够说明地震可怕和持续危害性的细节,是注重现场和直观消息的新闻镜头所时常忽略的,所以,获取这样的细节对 象,恰恰是报告文学发挥自己优势的地方所在。报告文学是一种文学创作活动,它不应该类同于新闻传播那样要紧追着对象的脚步走,将自己简单地变成一种机械的 对象记录。所以,在报告文学创作中,作家的主体性、操控性必须得到确立,让作品的展开、进展和表现一定要把握在自己的手里。而使人遗憾的是,这些年来,不 少报告文学作家,在自己的创作过程中放弃或失去了这些主体精神和自我掌控能力,将自己简单地变成了事件对象或人物的跟班差役,变成了采访对象的机械记录 者。因此,就有许多作品,变成了工程建设的流水账,变成了人物生平经历的资料罗列,变成了跟在新闻宣传身后的矫情伴唱。没有主体选择和个性发现的报告,自 然会成为平庸的记录。而李鸣生是在自己充分的主体发现感受和理解中面对和描述地震灾难的,他的作品中,既包含了自己作为一个四川籍作家,对家乡发生地震灾 难的悲痛忧伤感情,也突出表现了一个作家以自己的眼光发现、感受、理解和描述地震灾难的个性。所以,在这样的作品中,地震是同人们的生死命运、同人们的独 特感受、同文学细腻真实深刻的表现浑然一体的。

    难得的是,作者在这样的作品中还自觉地运用了理性的武器,从而使人们在面对地震灾 难时,有了反省的空间。在真实的基础上认真地理性拷问和思考,是报告文学的灵魂,是人们在新闻报道之外还需要和喜欢报告文学的重要因素。可惜,我们的报告 文学作品,如今在这方面表现得很不充分。报告文学,不管是记事写人,还是述史,再现客观真实的对象,只是最基础的层面,能够显示作品价值和意义的是作家独 立、特别、准确、深刻和文学的理性表达。

    从文学的角度看,李鸣生的这部作品,不是只在直观的层面运行,它是深入到人们的特殊遭 际、命运和心灵中的记述。所以,作品中有不少可供大家言说传播的人物故事。而正是在这样的人物故事中,地震灾难对人的打击祸害才变得真实具体,文学的特性 和力量才能很好地得到张扬,作品也才不会随着地震灾难的过去而消失。大量真实图片的配合,无疑在视觉上增强了作品的冲击力,这也是这部作品的特别之处。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