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汇读书周报

活着,是一种喜悦

 
 
 

日志

 
 
关于我

《文汇读书周报》是我国首家由主流媒体创办的一份读书类专业报纸。自1985年3月2日创刊以来,至今已有二十二年历史。《文汇读书周报》及时传递书业动向、学术动态、出版信息,集知识性、趣味性、可读性于一体,给人以愉快的阅读和阅读的愉快。

网易考拉推荐

保持真切的集体记忆  

2009-04-27 11:0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银胜

    《历史的进退》(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是雷颐先生继《历史的裂 缝》、《李鸿章与晚清四十年》之后的最新随笔集。全书分为帝国斜阳、今昔人物、不是故事、公共空间四辑,追思近代中国步履蹒跚走向现代化的艰难历程,品评 古今人物:清政府如何“制造”革命党、李鸿章垂暮之年怎样东山再起、矿难与工会的关系……作者一如既往,以强烈的问题意识,串联起历史与现实,尤其关注集 体记忆的形成,着力从文本历史的宏大叙事中,留存个体鲜活的私人历史。

    该书还有个副标题,即“晚近旧事与集体记忆”。人是会记忆 的群体,忘记过去,即意味着背叛。反对遗忘,拒绝遗忘,是知识分子题中应有之义。基于这样的认识,雷颐说道,长久以来,人们总说中国文化是“历史的”,然 而,现在的中国文化却很难再说是“历史的”了。因为“昨天”刚刚过去,就被迅速遗忘;不用多久,有关“昨天”的记忆可能就会成为忘得干干净净的“白茫茫一 片大地”。

    针对人们往往会有“我们缘何需要集体记忆”的疑问,雷颐是这样解释的:其实,集体与个人一样,当丧失了集体记忆时,就 会“错乱”。因此过去的痛苦与欣悦、辉煌与衰败、光荣与罪过都应该铭刻在集体记忆中,只有记住历史,才能面对未来。因为有记忆,个人和集体才会对自己的过 错、罪孽忏悔,才可能不重蹈覆辙;而且受害者才有可能原谅、宽恕迫害者。忘记过去,并不能带来和谐。而健忘的集体,总会不断地重复错误、罪孽,难以自拔; 人类社会也将陷入“冤冤相报何时了”的悲剧循环之中。

    然而,保持真切的集体记忆并不容易。书中有一篇文字《“还我头来”陈虞 孙》,是写“旧知识分子”陈虞孙先生的。“文革”结束不久,改革开放之初,大地刚刚开始解冻、乍暖还寒的时候,陈先生在1979年3月的《文汇报》发表了 《还我头来》。全文不足一千五百字,却犀利精辟非凡。他写道:“人各有头,或称脑袋。谁都知道,人不能没有头。”倘有外物袭来,人们都会本能地保护脑袋。 “然而一个人长了脑袋究竟派什么用场,却未必尽人皆知。有一种人,虽有一个脑袋,说话做事,好像从来不用一用他的脑袋。”为何如此,颇费琢磨,所以脑袋究 竟有何作用,“仍不失为一门学问”。

    陈虞孙先生在这里提出了一个浅显的又被长期忽视的命题,即人们要破除迷信,开动脑筋,独立思 考,因之要“还我头来”。对此,雷颐旧事重提,仍不失其现实意义:“痛定思痛,陈先生痛感这场巨大灾难的最主要原因是人们失去了自主的思想,结果是‘人而 亡头’、‘失去了脑袋的十年’。三十年前开始提倡的思想解放,就是要破除‘现代迷信’,所以他才提醒人们要‘真正发挥自己脑袋的用场’,疾呼‘还我头来 ’。三十年后,可还记得他的呼声?”

    该书还有很多这样的文字,如陈寅恪的《“不才蘋花即自由”的意义》等,这些发人深省的文字不但突出了文本的新意,某种程度上也让过往的历史指涉当下,正所谓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现代与历史就有了沟通的可能性。





  评论这张
 
阅读(12740)|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