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汇读书周报

活着,是一种喜悦

 
 
 

日志

 
 
关于我

《文汇读书周报》是我国首家由主流媒体创办的一份读书类专业报纸。自1985年3月2日创刊以来,至今已有二十二年历史。《文汇读书周报》及时传递书业动向、学术动态、出版信息,集知识性、趣味性、可读性于一体,给人以愉快的阅读和阅读的愉快。

网易考拉推荐

母亲经历的大屠杀岁月  

2009-04-16 11:23: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莎拉·冈卡兹是纳粹集中营幸存者,她5年中辗转了7个集中营,拼死保存下352封信。这些信件编织成一本书《莎拉的礼物》(新星出版社出版),它是战争的情感史,一个交杂着恐惧、寂寞和绝望的赋格曲,既是生动的见证亦是感人的叙述。本书曾被译成波兰语、德语、意大利语等,在西方世界引起极大反响。本文摘编自该书。

    远处的雪山巍峨耸立。尽管搬到另一个集中营有种让人熟悉的疲劳和焦虑,这皑皑雪景看上去却十分迷人。在离开杰帕斯多夫后的六个月里,莎拉被转移到了五个不同的劳动营里。男友哈利试图让他们两人留在一起,可是却失败了。

    萨茨拉村坐落在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之间的巨山之中。当莎拉和其他女囚犯从车站出来,走在村里街上时,她们可以看到捷克的镇民们,而在后者看来,他们看见的是一群食不果腹、衣衫褴褛的女子,大部分人穿着木鞋,衣服上缝着黄色的星星图案。

    就生产必需的战争物资而言,萨茨拉不是个好地方,可是它却是好几家与施梅尔特签订了劳动合同的纺织企业的所在地,这些企业包括一家由德国G.A.布尔及索恩公司拥有的工厂。

    布尔及索恩纺织厂并不大:仅有约一百二十名女子在那儿工作。这对党卫军卫兵来说也是相对较愉快的差事。

    在萨茨拉的第一次点名之前,莎拉在营房里最低的床下面找到了藏她的信件的地方。

    她是和几个亲近的朋友一起来到萨茨拉的。她们是一群乐观活泼、足智多谋的女孩。她们中间大多数有着相似的家庭背景,有些从索斯诺维克来。她们都是劳动营的老经验了,不过莎拉是待的时间最长的。走进营房时,她们互相大叫“一块儿享用我的卧室家具”,急于重新建立患难中的情谊,正是这份情谊扫掉了压抑在这些拥挤的木头床和没有供暖、穿堂风呼呼响的房间上的阴霾。

    她们的关系好得让整个劳动营都羡慕。她们什么都一块分享,如果有人身体虚弱了,她们会把她们本来就少得可怜的食物配额凑在一起给她。她们尽量让自己的衣服和身体保持干净,决意要避免把头发剃干净的额外的屈辱。半夜里的时候,她们要用冷得冻人的水洗漱,互相挑对方头上和身上的虱子。她们共用一把莎拉从家里带来的黄铜梳子。

    伊娃·乔思科维茨是她们的领袖,同时也是她们中最棒的觅食者:她在劳动营的厨房里有熟人,有时能给她一些萝卜,她便会把皮刮了,把萝卜做成一道特别的三明治,和她的朋友们分享。弗里德尔·希尔波斯坦是另一名成员,长相精致,为人敏感。莎拉·格朗伯姆是个子最高的那个:“大莎拉”,她们这样叫她,以便和“小莎拉·冈卡兹”区分开来。她们的亲如一人不仅仅体现在实际生活上。她们从彼此身上汲取力量和坚韧,坚持着能把她们同战前的生活联系在一起的信念和礼仪。她们震惊地发现厂里有一对母女,互相从对方那儿偷东西。我们绝不会这样,她们起誓。她们很关注劳动营里成为孤儿的女孩们,有些还只是孩子。大莎拉和她12岁的表妹一起睡一张床,很乐意照顾她的“宝贝”。

    夜晚喃喃地讲述自己的家庭就像温暖芳香的空气一样弥漫着营房。她们谈论着最亲近的亲戚和朋友,好像她们都是一大家子一样,这样便勾起了她们对过去生活的回忆。对家的思念、破碎的生活、远离父母所带来的空虚成为房间里共同的痛。她们对未来的梦想基于一个坚定的信念,即终有一天她们会和她们的父母团聚,终有一天这里每个女人都会成为一个新娘和母亲。

    莎拉盼着她姐姐们的来信,希望拉雅·蒂娜仍在索斯诺维克的犹太人区,希望瑞泽尔能从劳动营里继续给她写信。

    每天早上这些女人都会被叫醒。早餐是一杯温温的、看上去像咖啡的褐色液体,以及一小片面包。她们在厂里的十二小时换班在每天早上五点钟开始。珠希和莎拉被分在同一片。她们整天都背对着背操作着巨大的机器,这些机器会把大卷的生亚麻送到一个满是沸水的水槽里,这样就精炼出亚麻线,然后再经过一个装置,线就被卷成了小纺锤。随着纺锤越来越多,它们必须被拿起来封箱,而另一大堆亚麻又被塞到机器里。如果线缠了或断了,必须手动接回到原来的位置上,然后重新开始。这根线最终会到德国军人穿的衣服上。中午左右,她们一般会短暂休息一会儿,中饭通常是一道用土豆皮做的加水过多的汤,有时候还会有一片面包。星期天,她们会得到一小块黄油,汤里会多一片马肉。如果她们中某个人运气好找到一大块土豆,她们会把它给分了,切成薄片,摆成一层层放在面包上,然后伊娃在她机器的一角把它加热。吃的时候,她们会给这份三明治想象一个新的口味。奶酪?伊娃问,肉?不,今天是鸡蛋,珠希更正她,发誓说总有一天她会吃面包吃到身体撑得要炸掉为止。

    莎拉写的一封信抵达了瑞泽尔那里,之后瑞泽尔便往萨茨拉的劳动营寄信了。她和布利玛还在纽萨尔兹工作。

    一纸信函连结着两个劳动营,四个姐妹。

    纽萨尔兹1942年11月12日最亲爱的妹妹:

    这是真的吗?我们收到了你寄来的信?哦,莎拉,莎拉!我们太高兴了,都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而与此同时,我们是如此思念你。现在我们又找到彼此了。终于找到了!终于找到了!哦,我的心都要碎了!莎拉!我不知道该先写什么,我要发狂了。我们的眼里噙满了泪水。你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现在在一个女性劳动营里。可是我们也经历了很多,很多。大家不能在一起我们很难过。看上去那就是我们的命运。昂起你的头来,莎拉,不要绝望。或许此生我们仍能重聚,到时候我们会有很多很多的事要互相倾诉。哦,我们别无所求,就是想和我们亲爱的,亲爱的,最亲爱的父母一起坐在桌旁。噢天哪,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才能如此?还有我们的姐姐、哥哥和家里其他的人……我们收到了一条被子,不过没有信。寄件人是拉雅·蒂娜。我们不理解为什么没有收到她的来信。你收到了家里的来信吗?很不幸,我们没有。你是我们唯一可靠的人。写信吧,只要有机会就写。查姆在哪儿?你收到了艾拉和查姆的信吗?我们共同的朋友里,谁在一起?记住,你比我们更有价值。

    你的姐姐们给你成千上万个吻,想念你。瑞泽尔和布利玛莎拉的信件被一个年轻的德国女人看过了,她是劳动营里的监工和检查员——伊丽莎白·毕肖夫,她比莎拉她们大不了多少。她并不掩饰她对被分派到萨茨拉来工作感到不满,不过她会做到尽量公正。毕肖夫同时也有她浪漫的一面:三月的时候她把莎拉叫到办公室,给了她一封哈利写来的信,考虑到哈利优美的文笔,她决定准许莎拉收他的信。

    毕肖夫同时还允许她收下哈利为她十九岁生日礼物而寄来的特别惊喜。

    戴赫恩福斯1943年3月1日我最亲爱的萨露西亚:

    有人告知我女性劳动营可以通信,于是我就在想,我最亲爱的,为什么还没有任何你的消息。

    我深爱的萨露西亚,你的生日之际,我祝你一切都好,首要的就是你能很快和你的父母以及我亲爱的父母团圆。我希望今天就能团圆,而不是明天!

    我最亲爱的萨露西亚,我给你寄来了在格罗斯帕尼欧拍的小照片。这是我拥有的最贵重的东西,因为那时我们在一起。要是你现在能和我在一起该有多好。但是每个爱情都需要通过苦痛和分离的考验,即便那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必要。你很清楚我是可以依靠的。

    ……我亲爱的小新娘,我希望你对男人能有些好的看法。不过,请不要用普通的标准来看我,因为对我来说没有其他的女孩子,只有我唯一深爱的萨露西亚!!

    我最亲爱的,我祝你生日一切都好,我永远都是你的,哈利从1940年以来莎拉的世界就一直在收缩。她到达萨茨拉之后收到过一个包裹:拉雅·蒂娜寄来的一条羽毛毯。一想到她的姐姐把羽毛拔下来,洗干净,就像她们的妈妈以前做的那样,她不仅感到毛毯的温暖,也觉得十分欣喜。不过自那以后她就没有收到拉雅·蒂娜的邮件了。

    现在,哈利也沉默了。

    几个月过去了。瑞泽尔再没有来信。外面世界的大门已然关上。

    劳动营里的朋友们成了姐妹。当邮件服务在1943年停止了之后,她们通过互相写信来打破这令人心惧的沉寂。

    她们对未来的憧憬是没有尽头的。生日是她们的聚焦所在,到目前为止珠希的生日是最为精心庆祝的了:当她下班回来,她看见她的床上放着白色的东西,这是条裙子,前面有一排扣子,全由手工精心缝制而成。裙子旁边,朋友们放了一片有艺术造型的面包,这是“蛋糕(torte)”,她们很得意地宣称。她们每个人都捐了一片面包,然后把它们叠成一层层的。

    1944年没有哈利寄来的生日祝福。相反,莎拉的朋友们送给她诗歌和卡片,是用波兰语或依地语制作的,她们躲过检查员的视线,然后郑重其事地交给“三号房间上铺”的莎拉·冈卡兹。有些女难友还有带图片的明信片。

    她把所有的生日卡片都细心保留了下来。

    萨茨拉1944年3月5日嘿!嘿!20号营房的住户们!你们听到了今天的通知吗?3月5日。

    是萨露西亚·冈卡兹的生日,所以我会参加庆祝活动

    给她我的祝贺,

    在你的生日,萨露西亚,亲爱的,

    我迫不及待要表达我最真挚的祝愿。

    愿你的愿望尽快实现,这样你和你的哈利能自由地生活,

    不再有苦难的日子。

    让幸福照耀在你身上,让邪恶走过你身旁。让你心中充满希望,无需再为恶人彷徨,因为我们不会永远在这儿受难。

    会有一天有人能把我们解放带领我们远远离开这些营房。

    愿你的下个生日和你所爱的人同庆,欢乐和自由同享。

母亲经历的大屠杀岁月 - 文汇读书周报 - 文汇读书周报

  评论这张
 
阅读(181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